神经叨依米

一个有点神经质爱叨叨的平庸女子,却做着不甘平庸的梦

这个点,还在医院打点滴。哺乳期妈妈真是生病都生不起,看个医生,问导医挂什么科,说挂妇科。然后排老长队看妇科医生,医生说你应该去看内科,接着噔噔噔找内科医生,然后内科医生说要去急诊,高烧得花点滴,只有急诊才给成人挂点滴,最后去了急疹,终于看上病了,累。

这是第二天挂水了,烧退了,医生说明儿还得挂。好在,经过一天一夜的奋战,花骨朵终于接受奶瓶了,出发之前我给她喂奶粉,一口气喝完了,开心,有成就感。

她姥姥怀疑我乳汁没营养,然后又心疼我辛苦,于是劝我不如趁机给她断母乳,我差点就被她游说成功。为了说服她姥姥,于是在朋友圈发起了投票,结婚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说要坚持母乳,于是决定继续坚持母乳。

嗯,其实我特别享受搂着她吃奶的那刻,感觉世界都变柔软了。真要断母乳,我想我比她会更不舍更难受。

评论
 

© 神经叨依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