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经叨依米

一个有点神经质爱叨叨的平庸女子,却做着不甘平庸的梦

一大学室友要结婚了,自然我结婚的往事又被提起。一个我认为会是一辈子的闺蜜一辈子的朋友,也是室友之一,说好来当我的伴娘,结果婚期到了,联系不上。此前没有任何通知,此后没有任何解释和道歉。这件事情,让我痛哭了一场,也伤心难过了很久。而今天从她嘴里说出的话,也没有任何的歉意,就像一场笑话,我很真实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,而她却说我被宠坏了。并没有被宠坏,我只是更尊重自己的内心,不再违心虚伪地掩饰说不在意,换作以前的我,心里介意的要死也要假装说不在意。介意的结果就是再也回不去,从此丢了一份浓浓的情谊。

评论
 

© 神经叨依米 | Powered by LOFTER